HelloVampire

 



我看着她,眼角随着年龄的推移渐渐爬上了细纹,但是她笑起来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充满感染力和阳光的味道

  那段记忆早已模糊,记得她们伴随着她度过最艰难的一段时光,后来早已不太关注她们了,只知道Taylor和Karlie最终也没有出柜,Taylor一路上升,终于达到了无人能与她并肩的高度,而Karlie也开起了属于她自己的科技公司,算是圆了自己一个梦。那已经是在我成年以后六七年的事了,在网上看到时内心已没有当初看到她俩时那么大的起伏了,只是淡淡地想这样也挺好的,没有出柜还是有点小遗憾,甚至不如投在水里的一颗石子,像是一阵细风轻拂过水面,下一秒又恢复原样,继续做我自己的事情

  Nothing lasts forever.

  她咧着嘴的笑又将她拉扯回了遥远模糊的记忆深处,那个孤独又热闹的时候,我隔着一块小小的手机屏幕看着屏幕那端她们的生活,那个我还能为她们或是激动或是伤心的时候

  偶然的一个机会得到了一个去采访Karlie Kloss的机会,看着名单上印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我动了动嘴角,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搅动了一阵,最终还是淹没了下去

  曾经以为最艰难的时光会记得最深刻,可是过了十几年它还是被落上灰,被模糊了颜色封存在角落,别人触不到,自己也很少去碰

  然后她的笑容就像是钥匙一样咔哒地拧开了生锈的锁,让记忆一点一点又溜了出来,在我眼前跳跃,到那个时候封存了十几年的感情才又被重新唤醒了,本以为会是一场普通的采访但在那一刻,我终于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又想哭又想笑,内心暗骂自己像是个神经病

  她有点慌乱弯腰抽出桌上的纸巾递给我,绿色的眼睛关心地盯着我看,多讽刺,以前发了疯得想见见你,现在早已无所谓了,结果真的就见到你了

  你别看着我咧嘴笑了,也不用那么体贴

  她柔声问是不是我感觉有些不舒服,示意我采访随时可以暂停,我突然问她和Taylor是否还好,她显然是没对这个问题反应过来,愣了愣随即说我们很好

  你懂我问的是什么意思

  抱歉,我恐怕不太懂

  你和她还在一起吗

  你在说什么?我们是好朋友

  这么多年她还是习惯这么解释吗,用这个词掩盖你们的恋情,直到最后谁都被磨尽了耐心,无耐中离开对方

  

  你沉默了许久,低头摩挲着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,“这是Kloss家族的戒指,她也有一个”,“不过她一直没戴”,你抬头对我笑了笑 “你曾经是个船员,是吗”  我注意到她用的过去式,点了点头,“我和她,天哪,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,其实,我们当时甚至都已经订婚了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 烦死了,发个神经

评论(1)

热度(12)